赵胜同炒股,战国四君子是确有上德还是徒有虚名

内容导航:
  • 战国四君子是确有上德还是徒有虚名
  • 平原君赵胜杀秦太子 平原君是谁
  • 卿氏现代名人录有那些人
  • 平原君是谁?
  • 有用蚂蚁借呗炒股的吗
  • 股市中怎么看成交量是放量还是缩量
  • Q1:战国四君子是确有上德还是徒有虚名

    个人以为,是确有的

    Q2:平原君赵胜杀秦太子 平原君是谁

    赵胜(?-前251年),战国四公子之一,赵国贵族。赵武灵王之子,赵惠文王之弟。因贤能而闻名。封于东武(今山东诸城),号平原君。
    他礼贤下士,门下食客至数千人,和朋友关系处理的很好。但不注意礼貌对待平民,后在一名门客的建议下和平民搞好了关系,威名大震。
    赵胜初为赵惠文王之相,赵惠文王死后,又为赵孝成王之相。赵孝成王七年(前259),长平之战后,秦军进围赵都邯郸(今属河北邯郸),形势十分危急。赵王派赵胜向魏和楚求援。九年,食客毛遂自告奋勇,同赵胜去楚国求援,说服了楚王,派春申君率军救赵。此即“毛遂自荐”。援军到来之前,邯郸城内兵困粮尽,赵胜尽散家财,发动士兵坚守城池,长达三年之久。直到楚军和魏信陵君援兵赶到,解邯郸之围。

    Q3:卿氏现代名人录有那些人

    河东人虞卿游赵,闻蔺氏舍人述相如之语,乃说赵王曰:“王今日之重臣,非蔺相如、廉颇乎?”王曰:“然。”
    虞卿曰:“臣闻前代之臣,师师济济,同寅协恭,以治其国。今大王所恃重臣二人,而使自相水火,非社稷之福也。夫蔺氏愈益让,而廉氏不能谅其情。廉氏愈益骄,而蔺氏不敢折其气。在朝则有事不共议,为将则有急不相恤,臣窃为大王忧之。臣请合廉、蔺之交,以为大王辅。”赵王曰:“善。”
    虞卿往见廉颇,先颂其功,廉颇大喜。虞卿曰:“论功则无如将军矣,论量则还推蔺君。”廉颇勃然曰:“彼懦夫以口舌取功名,何量之有哉?”虞卿曰:“蔺君非懦士也,其所见者大。”因述相如对舍人之言,且曰:“将军不欲托身于赵则已,若欲托身于赵,而两大臣一让一争,恐盛名之归,不在将军也。”
    廉颇大惭曰:“微先生之言,吾不闻过,吾不及蔺君远矣。”因使虞卿先道意于相如,颇肉袒负荆,自造于蔺氏之门,谢曰:“鄙人志量浅狭,不知相国能宽容至此,死不足赎罪矣。”因长跪庭中。
    相如趋出引起曰:“吾二人比肩事主,为社稷臣,将军能见谅已幸甚,何烦谢为。”廉颇曰:“鄙性粗暴,蒙君见容,惭愧无地。”因相持泣下。相如亦泣。
    廉颇曰:“从今愿结为生死之交,虽刎颈不变。”颇先下拜,相如答拜。因置酒筵款待,极欢而罢。后世称刎颈之交,正谓此也。无名子有诗云:引车趋避量诚洪,肉袒将军志亦雄。今日纷纷竞门户,谁将国计置胸中。
    赵王赐虞卿黄金百镒,拜为上卿。
    大梁人范雎字叔,有谈天说地之能,安邦定国之志。欲求事魏王,因家贫,不能自通,乃先投于中大夫须贾门下,用为舍人。当初,齐湣王无道,乐毅纠合四国一同伐齐,魏亦遣兵助燕,及田单破燕复齐,齐襄王法章即位,魏王恐其报复,同相国魏齐计议,使须贾至齐修好,贾使范雎从行。
    齐襄王问于须贾,须贾不能对,范雎答如流。齐襄王愕然起问须贾:“此位何人?”须贾曰:“臣之舍人范雎也。”齐王顾盼良久,乃送须贾于公馆,厚其廪饩。使人阴说范雎曰:“寡君慕先生人才,欲留先生于齐,当以客卿相处,万望勿弃。”范雎辞曰:“臣与使者同出,而不与同入,不信无义,何以为人?”齐王益爱重之,复使人赐范雎黄金十斤及牛酒,雎固辞不受,使者再四致齐王之命,坚不肯去,雎不得已,乃受牛酒而还其金,使者叹息而去。
    早有人报知须贾,须贾回国后,把在齐国的失败归罪于范雎告诉相国,魏齐大怒,乃会宾客,使人擒范雎,即席讯之,雎至,伏于阶下。魏齐厉声问曰:“汝以阴事告齐乎?”范雎曰:“怎敢。”魏齐曰:“汝若无私于齐,齐王安用留汝。”雎曰:“留果有之,雎不从也。”魏齐曰:“然则黄金、牛酒之赐,子何受之。”雎曰:“使者十分相强,雎恐拂齐王之意,勉受牛酒,其黄金十斤,实不曾收。”魏齐咆哮大喝曰:“卖国贼!还要多言!即牛酒之赐,亦岂无因。”呼狱卒缚之,决脊一百,使招承通齐之语。范雎曰:“臣实无私,有何可招?”魏齐益怒曰:“为我笞杀此奴,勿留祸种!”狱卒鞭笞乱下,将牙齿打折,雎血流被面,痛极难忍,号呼称冤,宾客见相国盛怒之下,莫敢劝止。魏齐教左右一面用巨觥行酒,一面教狱卒加力,自辰至未,打得范雎遍体皆伤,血肉委地,咶喇一响,胁骨亦断,雎大叫失声,闷绝而死。
    左右报曰:“范雎气绝矣。”魏齐亲自下视,见范雎断胁折齿,身无完肤,直挺挺在血泊中不动,齐指骂曰:“卖国贼死得好!好教后人看样!”命狱卒以苇薄卷其尸,置之坑厕间,使宾客便溺其上,勿容他为干净之鬼。
    看看天晚,范雎命不该绝,死而复苏,从苇薄中张目偷看,只有一卒在旁看守,范雎微叹一声。守卒闻之,慌忙来看,范雎谓曰:“吾伤重至此,虽暂醒,决无生理,汝能使我死于家中,以便殡殓,家有黄金数两,尽以相谢。”守卒贪其利,谓曰:“汝仍作死状,吾当入禀。”时魏齐与宾客皆大醉,守卒禀曰:“厕间死人腥臭甚,合当发出。”
    宾客皆曰:“范雎虽然有罪,相国处之亦已足矣。”魏齐曰:“可出之于郊外,使野鸢饱其余肉也。”言罢,宾客皆散,魏齐亦回内宅。守卒捱至黄昏人静,乃私负范雎至其家,雎妻小相见,痛苦自不必说,范雎命取黄金相谢,又卸下苇薄,付与守卒,使弃野外,以掩人之目。
    守卒去后,妻小将血肉收拾干净,缚裹伤处,以酒食进之,范雎徐谓其妻曰:“魏齐恨我甚,虽知吾死,尚有疑心,我之出厕,乘其醉耳,明日复求吾尸不得,必及吾家,吾不得生矣。吾有八拜兄弟郑安平,在西门之陋巷,汝可乘夜送我至彼,不可泄漏,俟月余,吾创愈当逃命于四方也,我去后,家中可发哀,如吾死一般,以绝其疑。”
    其妻依言,使仆人先往报知郑安平,郑安平即时至雎家看视,与其家人同携负以去。
    次日,魏齐果然疑心范雎,恐其复苏,使人视其尸所在,守卒回报:“弃野外无人之处,今惟苇薄在,想为犬豕衔去矣。”魏齐复使人目间其家,举哀带孝,方始坦然。
    范雎隐居郑安平家,更名张禄。秦谒者王稽奉昭襄王之命,出使魏国访贤,张禄随王稽入秦,为秦王献计远交近攻,秦王遂以范雎为丞相,封以应城,号为应侯。时秦昭襄王之四十一年,周赧王之四十九年也。
    是时,魏昭王已薨,子安釐王即位,闻知秦王新用张禄丞相之谋,欲伐魏国。安釐王初即位,未经战伐,乃用魏齐之策,使中大夫须贾出使于秦。
    须贾奉命,竟至咸阳,获悉张禄乃范雎也。须贾入辞范雎,雎曰:“故人至此,不可无一饭之敬。”餐中,百般羞辱须贾。食毕,范雎瞋目数之曰:“秦王虽然许和,但魏齐之仇,不可不报,留汝蚁命,归告魏王,速斩魏齐头送来,将我家眷送入秦邦,两国通好。不然,我亲自引兵来屠大梁,那时悔之晚矣。”唬得须贾魂不附体,喏喏连声而出。
    须贾得命,连夜奔回大梁,来见魏王,述范雎吩咐之语,那送家眷是小事,要斩相国之头,干碍体面,难于启齿。魏王踌躇未决,魏齐闻知此信,弃了相印,连夜逃往赵国,依平原君赵胜去了。魏王乃大饰车马,将黄金百镒,采帛千端,送范雎家眷至咸阳,又告明:“魏齐闻风先遁,今在平原君府中,不干魏国之事。”
    范雎乃奏闻秦王,秦王曰:“赵与秦一向结好,渑池会上结为兄弟,又将王孙异人为质于赵,欲以固其好也;前秦兵伐韩,围阏与,赵遣李牧救韩,大败秦兵。寡人向未问罪。今又擅纳丞相之仇人,丞相之仇,即寡人之仇。寡人决意伐赵,一则报阏与之恨,二者索取魏齐。”乃亲帅师二十万,命王翦为大将伐赵,拔三城。
    是时赵惠文王方薨,太子丹立,是为孝成王。孝成王年少,惠文太后用事,闻秦兵深入,甚惧,时蔺相如病笃告老,虞卿代为相国,使大将廉颇帅师御敌,相持不决。虞卿言于惠文太后曰:“事急矣!臣请奉长安君为质于齐以求救。”太后许之。
    原来惠文王之太后乃齐湣王之女,其年齐襄王新薨,太子建即位,年亦少。君王后太史氏用事,两太后姑嫂之亲,亲情和睦。长安君又是惠文太后最爱之少子,往质于齐,君王后如何不动心?于是即命田单为大将,发兵十万,前来救赵。秦将王翦言于秦王曰:“赵多良将,又有平原君之贤,未易攻也;况齐救将至,不如全师而归。”
    秦王曰:“不得魏齐,寡人何面见应侯乎?”乃遣使谓平原君曰:“秦之伐赵,为取魏齐耳。若能献出魏齐,即当退兵。”平原君对曰:“魏齐不在臣家,大王无误听人言也。”使者三往,平原君终不肯认,秦王心中闷闷不悦,欲待进兵,又恐齐、赵合兵,胜负难料;欲待班师,魏齐如何可得。再四踌躇,生出一个计策来,乃为书谢赵王,略曰:寡人与君,兄弟也,寡人误闻道路之言,魏齐在平原君所,是以兴兵索之。不然,岂敢轻涉赵境?所取三城,谨还归于赵,寡人愿复前好,往来无间。
    赵王亦遣使答书,谢其退兵还城之意。田单闻秦师已退,亦归齐去讫,秦王回至函谷关,复遣人以一缄致平原君赵胜,胜拆书看之,略曰:寡人闻君之高义,愿与君为布衣之交,君幸过寡人,寡人愿与君为十日之饮。
    平原君将书来见赵王,赵王集群臣计议,相国虞卿进曰:“秦,虎狼之国也。昔孟尝君入秦,几乎不返。况彼方疑魏齐在赵,平原君不可往。”廉颇曰:“昔蔺相如怀和氏璧单身入秦,尚能完归赵国,秦不欺赵。若不往反起其疑。”赵王曰:“寡人亦以此为秦王美意,不可违也!”遂命赵胜同秦使西入咸阳,秦王一见,欢若平生,日日设宴相待,盘桓数日,秦王因极欢之际,举卮向赵胜曰:“寡人有请于君,君若见诺,乞饮此酌。”胜曰:“大王命胜,何敢不从?”因引卮尽之。
    秦王曰:“昔周文王得吕尚以为太公,齐桓公得管夷吾以为仲父,今范君亦寡人之太公、仲父也。范君之仇魏齐,托在君家,君可使人归取其头,以毕范君之恨,即寡人受君之赐。”赵胜曰:“臣闻之,‘贵而为友者,为贱时也;富而为友者,为贫时也。’夫魏齐,臣之友也,即使真在臣所,臣亦不忍出之,况不在乎?”秦王变色曰:“君必不出魏齐,寡人不放君出关。”
    赵胜曰:“关之出与不出,事在大王。且王以饮相召,而以威劫之,天下知曲直之所在矣。”秦王知平原君不肯负魏齐,遂与之俱至咸阳,留于馆舍,使人遗赵王书,略曰: 王子弟平原君在秦,范君之仇魏齐在平原君之家。魏齐头旦至,平原君夕返。不然,寡人且举兵临赵,亲讨魏齐,又不出平原君于关,惟王谅之。赵王得书大恐,谓群臣曰:“寡人岂为他国之亡臣,易吾国之镇公子?”乃发兵围平原君家,索取魏齐。平原君宾客多与魏齐有交,乘夜纵之逃出,往投相国虞卿。
    虞卿曰:“赵王畏秦,甚于豺虎,此不可以言语争也,不如仍走大梁,信陵君招贤纳士,天下亡命者皆归之,又且平原君之厚交,必然相庇,虽然,君罪人不可独行,吾当与君同往。”即解相印,为书以谢赵王,与魏齐共变服为贱者,逃出赵国。
    既至大梁,虞卿乃伏魏齐于郊外,慰之曰:“信陵君慷慨丈夫,我往投之,必立刻相迎,不令君久待也!”虞卿徒步至信陵君之门,以刺通。主客者入报。信陵君方解发就沐,见刺,大惊曰:“此赵之相国,安得无故至此?”使主客者辞以主人方沐,暂请入坐,因叩其来魏之意。虞卿情急,只得将魏齐得罪于秦始末,及自家捐弃相印,相随投奔之意,大略告诉一番。主客者复入言之,信陵君心中畏秦,不欲纳魏齐,又念虞卿千里相投一段意思,不好直拒,事在两难,犹豫不决,虞卿闻信陵君有难色,不即出见,大怒而去。
    信陵君问于宾客曰:“虞卿之为人何如。”时侯生在旁,大笑曰:“何公子之暗于事也?虞卿以三寸舌取赵王相印,封万户侯,及魏齐穷困而投虞卿,虞卿不爱爵禄之重,解绶相随,天下如此人有几,公子犹未定其贤否耶?”信陵君大惭,急挽发加冠,使舆人驾车疾驱郊外追之。
    再说魏齐悬悬而望,待之良久,不见消息,想曰:“虞卿言信陵君慨慷丈夫,一闻必立刻相迎,今久而不至,事不成矣?”少顷,只见虞卿含泪而至曰:“信陵君非丈夫也,乃畏秦而却我,吾当与君间道入楚。”魏齐曰:“吾以一时不察,得罪于范叔,一累平原君,再累吾子,又欲子间关跋涉,乞残喘于不可知之楚,我安用生为。”即引佩剑自刎,虞卿急前夺之,喉已断矣。
    虞卿既弃相印,感慨世情,遂不复游宦,隐于白云山中,著书自娱,讥刺时事,名曰《虞氏春秋》,髯翁亦有诗云: 不是穷愁肯著书?千秋高尚记虞兮。 可怜有用文章手,相印轻抛徇魏齐!
    虞卿,本名虞信,河东(今山西)人,生卒不详。自公元前256年隐居白云山后,改名换姓,遂以官命族为卿氏。因望出黄河以北,故称内黄卿氏【古代,称黄河以北为内,黄河以南为外,故有内黄外黄之称,黄河南岸有外黄和小黄,黄河以北称内黄,汉高祖9年置内黄县,在今安阳市境内,与内黄卿氏之内黄,不是同一处】。聚妻曾氏,生四子:长子(失考)、次子卿秦、三子卿相、四子卿隐。

    Q4:平原君是谁?

    赵胜(约前308年-前251年),战国四公子之一,赵国贵族。赵武灵王之子,惠文王之弟。因贤能而闻名。刻于东武(今山东武城),号平原君。
    他礼贤下士,门下食客至数千人,和朋友关系处理的很好。但不注意礼貌对待平民,后在一名门客的指导下和平民搞好了关系,威名大震。
    赵胜初为赵惠文王之相,赵惠文王死后,又为赵孝成王之相。赵孝成王七年(前259),长平之战后,秦军进围赵都邯郸(今属河北邯郸),形势十分危急。赵胜尽散家财,发动士兵,坚守城池,长达三年之久。赵王派赵胜向魏和楚求援。九年,食客毛遂自告奋勇,同赵胜去楚国求援,说服了楚王,派春申君率军救赵。此即“毛遂自荐”。援军到来之前,邯郸城内兵困粮尽,赵胜尽散家财,发动士兵坚守城池。直到楚军和魏信陵君援兵赶到,解邯郸之围。“平原君墓”,第一处出现在山东陵县,是明代嘉靖年间的陵县知县沈瑊发现的,沈瑊在嘉靖十六年(1537)立碑记述。《陵县县志》有记载,墓碑上“平原君”三个三字清晰可辩。中华民国24年的《陵县续志》记述:“平原君墓,为本县有名古迹,旧志已叙及之,兹摄其影,以供妤古者观赏”

    Q5:有用蚂蚁借呗炒股的吗

    有,但是十分不建议,首先你不能保证你一定能赚钱,假如亏了会亏的很惨,到时候借呗的钱还不上又要影响征信问题,得不偿失。
    你说你能炒,能赚钱,那你为什么还要借借呗呢,还不是其他资金被你亏完了。

    Q6:股市中怎么看成交量是放量还是缩量

    最简单的方法看K线柱体的长度,柱体长,就说明是放量。

    上一篇:上一篇:海证期货广州营业部
    • 评论列表

    发表评论: